开家面包坊 面包做糕

黍子也包枣粽也做糕

面包做糕

  

黍子也包枣粽也做糕

  

黍子也包枣粽也做糕

  黍属散穗,谷属攒穗。拣粗壮的黍子,禾秆留得长一些,在锄刃上刮去籽粒,剩下的禾秆穗毛就可以扎扫炕用的小笤帚。前端是成排的穗儿,后端是一短把儿,要横着使用,扫磨扫碾也经常要用到。黄县人家的炕相当于起居室,除了睡觉,吃饭会客做营生都在炕上,孩子写作业也是趴在炕上写,所以有时扫炕笤帚也有戒尺的功能,小时候没挨过几下小笤帚的,怕是不多吧。

  黍为禾本科黍属植物,一年生草本。秆直立,叶条状披针形,较谷子叶宽长,茎叶被有茸毛。圆锥花序,颖果球形或椭圆形,粒细小,去壳生籽实呈白色、黄色或褐色。喜温、喜光,耐旱、耐瘠、耐盐碱。生育期短,苗期长势旺,与杂草竞争力强,所以古人把黍作为垦荒的先锋作物来种,是当时黄河流域的主要谷物。古代诗文中留下大量关于黍的记载,几百年间人们的生活都离不开黍。古人将黍米酿的酒称为“黍酒”“黍米酒”,即墨老酒就是用黍米酿制的,是北方黄酒的代表(南方黄酒是用糯米酿制的),称“老酒”概言其历史悠久,可上溯到两千多年前。

  黍儿最主要的吃法是做糕,可以磨成糕面儿做糕,囫囵粒儿做糕也很黏,里面放上几枚大枣,更添一股枣香味儿,吃的时候要用筷子夹取,蘸糖而食之(红糖胜于白糖),蘸蜂蜜风味尤胜。糕,过年是必吃的,寓意“年年糕(高)”,明刘侗、于奕正所著《帝京景物略》提及当时的北京人每于“正月元旦,啖黍糕,曰年年糕”,可见这一习俗自明代就有了。过去糕不是蒸的,是直接在锅底煎的,黏乎乎的,一不小心就糊锅底了。

  现在,黍一般也是按照黏与不黏分为两种,黏的称为黍子或黏黍子,不黏的称为糜子。西北到东北一带,多称黍类为糜子,山东、河南两省则称黍子。当年山东人闯关东,抱团聚居,因山东人多食棒子(玉米)面,东北人称之为“山东棒子”。东北人多食糜子,比较常见的吃法是磨成粉做皮,里面放入红豆或饭豆做的豆泥,蒸出来称为“黏豆包”,由于黏性大,很耐饿。糜子面包豆包时要发酵,有酸臭味儿,故山东人称东北人为“臭糜子”。

  黄县(今龙口)南部山区多山塂薄地,水肥都跟不上,要看天吃饭。过去种黍种谷的不少,后来归到生产队,山上多种的是地瓜、花生和果树,黍子种得少,也收不了多少,都是生产队集中保管,谁家想要吃黍儿了,可以拿苞米或是豆儿去换。黄县人喜欢用黍儿包枣粽儿,这是颇有古风的吃法,《本草纲目》:“菰叶裹成粽食,谓之角黍。”“角黍”是粽子的古称,既有形状也有内容(用糯米包粽子是后起的事了),比粽子要形象得多。

  “硕鼠硕鼠,无食我黍”、“故人具鸡黍,邀我至田家。”《诗经》里的这首《硕鼠》,还有孟浩然的这首《过故人庄》,大家上初中时都背过,有人也许从此对“黍”这种东西留下了印象。黍,是中国最早用于耕作的植物之一,这次就来说说它。《说文》中有记:“黍,禾属而黏者也。”又引孔子之说:“黍可为酒,禾入水也。”康熙版《黄县志·物产》无“黍”之记载,只说:“稷,最少。”同治版《黄县志·食货志》“黍”条:“可酿酒,黄人谓之‘大黄米’”。民国版《黄县志·物产》说得较详细:“黍,黍子,种子可制糕,去粒之穗可制帚。到处栽培,产量较少。不黏者为稷。”大黄米这个叫法,在胶东颇普及,至今很多老烟台仍习惯这么说。“稷”,古代称一种粮食作物,有时指谷子,亦指黍类之不黏者,《本草纲目》有释:“稷与黍,一类二种也。黏者为黍,不黏者为稷。稷可作饭,黍可酿酒。犹稻之有粳与糯也……今俗通呼为黍子,不复呼稷矣。”又说:“盖稷之粘者为黍,粟之粘者为秫,粳之粘者为糯。”

  黄县旧俗,过年的糕必须要留一块放到二月二,泡软了煎一下吃。旧时过年的大饽饽也要吃到二月二,二月二那天要把过年吃的东西彻底打扫干净。黄县有句俗语,“十五了啦,年跑儿啦”,过去过了十五就要换食,吃平时吃的食物。其实年要彻底结束得等二月二,龙抬头了,一年之计在于春,把过年的吃食都消灭了,就该开始打算新的一年的事情了。“往者不可留,逝者不可追”,二月二那碗糕吃完了,旧的一年就成为过去了。当某人错过了时节或失去一去不复返的机会,心里还老惦记着那事儿的时候,黄县人会讥讽说:“还想儿二月二那碗糕。”

本站文章于2019-12-01 17:40,互联网采集,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,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。 转载请注明:黍子也包枣粽也做糕 面包做糕

你可能想找

 快乐十分网投 鑫弘鹏电器安装有限公司 幸运28 最新送彩金的网站 火红彩票官网 彩天下网址 大象彩票 凤凰彩票官网 十大正规网投平台 彩运彩票官网